科研之星  您现在的位置:科研工作 >科研之星

张超:科研,讲求的是“心无旁骛”

栾新凤 | 2017-03-06 | 共阅读620 次

张超:科研,讲求的是“心无旁骛”

                              张超,20141月北大博士毕业。

张超

研究领域:城市与区域经济

主讲课程:金融系相关课程

科研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1项,题为《区域房价差异影响中国制造业产业转移的机制与对策研究》、河北省社会科学基金1

学术成果:南大核心论文4

与张老师的见面是在下午,地点在金融学系办公室,那天下午格外安静。张老师首先与我讲述了他的科研及课题申请经历,我边做着记录,边听他徐徐道来。

 “我在博士阶段读了大概四年半,经历过博士的延期,这段时间基本上是心无旁骛的在做研究,我也很享受研究的过程。在这四年半的时间里积累奠定了大量的关于城市区域经济的一些基本的知识结构,以及研究的兴趣。尽管没发什么文章,但是包括城市与区域经济这块相关的知识结构已经形成了。来到我们学校之后,依托于我自己的博士论文,申请了自科基金。当时博士论文写的题目是关于纳入住房的新经济地理学模型,所以从博士论文出发想到了做这么一个题目,因为我们国家目前来说有几个比较重要的特征:其中一个就是人口大量的向东部沿海集聚,很多产业也在向东部沿海集聚,人口集聚了以后伴随着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其中包括房价的高企,这是我们能感受到的。从这样一个现实出发,然后选的这样一个题目。在国外把房价作为产业转移的影响的研究也是比较多的,但在国内不一样的地方是国内有我们国家的特殊性,在我们国家房价对于产业转移之间有没有影响,有多大影响,在哪个空间尺度上有影响,这还需要大量的研究。我们国家的土地供给制度跟国外的不一样,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把土地和产业两个结合起来谈这件事情,所以就申请这样一个题目,当时反馈意见都挺好的,最后有幸中了。”

对于科研,张老师有自己的体会。作为后辈,我希望自己能有一天也像他那样心无旁骛的做科研。

“我觉得科研有这几个方面。首先,其实就老师而言,科研本身就是一种态度的体现。因为科研本身是探索未知领域的一些事情,观察生活,观察现实,由现实和生活出发,然后再依托你的一些理论知识的积累去发现,去探索性的提出一些问题,并最终尝试解决这些问题。它不像课本,课本的知识是已经沉淀下来了的,是比较成熟的知识,当然你可以去质疑,因为课本它本身有局限性,任何东西都有它的局限性。作为老师而言,为什么把做科研与教学紧密结合,因为教学是最基本的职能,而科研则更多代表了探索精神。如果仅仅做教学的话可能还不够,首先我们作为老师来讲,应该给学生传递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向上的精神。年轻人应该有一种“向上”的精神,对待生活、对待事业、对待未知领域都要有一种探索精神,不怕失败,积极地探索未知的事物。而科研本身在这方面是契合的,所以说科研本身就是传递一种态度。

第二点,科研一定要专注,要心无旁骛。当你心无旁骛的做科研的时候,外界的一些事情就变得比较简单了,不要把社会上的一些事情掺杂到学术研究上来,尽量的让生活简单一点,这是非常重要的。另外,做科研靠一个人的单打独斗是很难出一些好的成果的,所以我们需要合作,但这个合作并不是硬拉一些合作,这个合作一定是基于每个学者他自己的研究的诉求需要,比如说你在研究一个问题以后,你发现自己没办法来完成了,这个时候你就会去找一些适合的人跟你一块去完成,所以它一定是有你研究的兴趣在里面,以此来寻求合作。”

从博士毕业到成功申请国家自科基金项目,短短两年时间,这与张老师的对科研的专注是分不开的。在这短短的二十分钟谈话中,张老师多次谈到“心无旁骛”这个词,我铭记于心。此外,对于国家基金的申请上,张老师也给了我们很大的建议。

“第一要提早准备,因为你在准备的过程也是一个重新认识问题的过程。准备完之后你还要去把它拿出来让大家去评判,让大家去帮助你理清这样一个思路,所以不管怎么样,这些都需要你提前把东西拿出来。

第二个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要有问题意识。不管是自科基金还是社科基金,不管是什么研究也好,它的问题一定是来自于现实中的一些未知的世界,在未知的世界中你发现了一些问题才使得你有冲动去研究它。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你在学术上要做的好的话,一定是有两点:一个是你在现实生活中一定是特别敏感的一个人,如果现实中的有些事件在你这对你没有什么触动的话就不行,你在现实生活中一定是不断思考的一个人。第二,你也一定是一个喜欢跟别人去交流的人,而不是说蒙着头自己去玩自己的。一定不是那种自己关起门来闭门造车的人,而是比如说经常去外面开会或者经常找朋友来一块聊天等等这样的人,因为你一个人接触的面很窄,需要跟别人交流来发现你自己的一些问题,所以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有这种问题的意识。

第三点,强化问题意识之后,在这个问题中要有批判的精神。做研究和其他的不一样,做研究的是要去找茬的,找茬是很重要的。所以说当你怀着某种崇拜的眼光去看一件事情的时候,你可能以为你没法有很大的创新,这也是为什么说宗教和创新之间是一种反向的关系。有些信奉宗教的人在创新方面恰恰没有那么大,没有那么快。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做研究,有的时候质疑是很重要的。怀疑、质疑、批判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这个批判不是你一味地去批判,找茬,而是你要在深刻的理解对方的基础上尝试进行批判,这很重要。所以申请社科也好自科也好,基金的本质应该都是在批判前人的某些东西,一定是会指出前人的一些不足,或者是某些缺陷,或者是争论等等。

第四点,我想说的是做研究一定要耐得住寂寞。外面的世界很丰富多彩,但是做研究你要尝试的去坐下来,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不要想那么多的功利,它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做学术研究也是一个修炼的过程,修炼身心的一个过程。”

那天下午,办公室里格外安静,有的只是张老师的声音和娓娓道来的有关科研的故事,我做着记录,在一旁。

 

                                                                                  采访| 工商151蓝丹田 工商152王妍

                                                                                  撰稿| 工商151蓝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