榜样的力量  您现在的位置:学院首页 >榜样的力量

张贵教授——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吴遐 | 2017-12-01 | 共阅读1,740 次

张贵老师:

河北工业大学京津冀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博士生导师 。获天津师范大学法学硕士学位 ,获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南开大学应用经济博士后研究,英国、澳大利亚访问学者,天津市科技发展战略咨询专家,河北省百名优秀创新人才支持计划(Ⅱ),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中国工业经济学会理事,天津经济学会理事,环渤海研究会理事,《今晚报•今晚周刊》特约观察家。

主要研究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发展对经济增长有突破带动作用的高新技术产业研究》、天津市科技发展战略研究计划项目《推进我市以产业链创新整合为核心的自主创新模式与政策研究》、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我国高新技术产业自主创新模式研究》、天津市科技发展战略研究计划项目《天津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思路及案例研究》(、《海兴县临港工业园区发展规划》、《海兴3+3现代产业体系》,《天津市华明镇三区联动统筹发展与推广的解决方案》,天津经信委《天津市战略性新兴产业选择与发展研究》,河北省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河北省产业自主创新模式与政策研究》、河北省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我省数字内容产业战略发展的政策建议》、天津经信委《天津市优势产业链研究》,天津经信委《兼并重组与培育天津市企业国际竞争力研究》,天津市重点调研课题《我市新型城镇化的运行模式调查与研究》、天津市科技发展战略研究计划项目《新型城镇化道路模式和经验研究》。



早就听说学院老师里有一个大牛,他的办公室在红桥校区,偶尔来北辰校区为学生们上课,日常搞科研,经常出差。那天,我们终于约到了这位老师,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来到红桥校区,拜访张贵教授。

在张老师眼里,榜样只是一个示范,并不是适合所有人学习。每一个行业、职业,都有专属于它本身的榜样。比如说科研的榜样,就是有职业操守,在自己所钻研的领域,怀着敬畏和虔诚之心,为自己的理想,专注地努力。确实,张老师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专注、对待科研从一而终,同时又注重团队协作。“一个对自己的利益过度关注的人,是成不了一个大师。要成就一番事业的人,大凡都是心胸豁达的人,而不是过分计较个人得失,心里想的是整个团队建设,”他这样告诉我们,“所谓独木不成林……万紫千红总是春,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在我们询问张老师关于榜样的理解时,他不停地强调,一个能被称之为榜样的人,不能把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时时刻刻挂在嘴边,而是认准了一个科研的目标,确立了一个志向,就去执着地追求,其他的得失就都不去想了。他说科研是一项带有前沿性、探索性工作,会有很多风险,很多学术研究可能很多年都不见成果,也更谈不上能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只能是在职业使命的驱使下,一直朝着自己认为正确的方向努力下去,最后出的成果,都是水到渠成。“所以当我获得科研之星、元光学者,在别人看来可能是值得庆贺、高兴的事情;但是,对于我们这些一直搞科研的,它只是完成了一个阶段的工作而已。工作完成了,我得到了这个荣誉,但这个荣誉不仅仅是我自己的,而是对我们一整个团队的肯定。”包括谈起之前的元光学者,张老师的口气一直都是淡淡的,就好像在谈论课堂上的某个知识点,“元光学者也要对应的完成一些科研任务,这个科研项目对我来说又是一个新的起点,因为它比我做一些横向项目要艰难,比完成一些纵向项目也简单不了多少。元光学者的综合收益未必会比横向、纵向多,但是感受到的压力要远远超过后边两类项目。既然学校给了这个称号,就是对我个人、对学院的一种期望。要完成这个期望,就得负重前进。”

大概当人专注到一定程度以后,再得到一些东西或者获得成功的时候,就并不会有多么的喜悦,而是能用平常心来对待这些荣誉。张老师对我们讲述的这些感受,使我们想到了那些获得诺贝尔奖的人,虽然他们并不像科研项目一样需要申报,而是别人来评价他们的研究成果。但这些评价对他们来说并没有显得很重要,他们认为的诺奖只是一个称号而已,对他们的成果本身并没有影响。“没有人是靠诺奖生存的,能获得诺奖的人,往往有更值得追求的事。”张老师这样表达他对荣誉的态度,“如果一直追逐这些东西,那就进入了一种歧途,以后的发展也不会有太大进步。这些荣誉更多是一种责任,因为它意味着还有太多的任务要完成。”

在采访最后,张老师为老师和同学们都提出了一些建议,他建议老师们弯下腰,抬起头,保持心态平和。“弯下腰就是要脚踏实地。做科研实际上就是看你能不能弯下腰。吃得了苦,是看你能不能一步一步塔塔实实地去做,少一些功利,多一些学术研究,没有一个人能随随便便成功。你的胸怀要宽广,你的视野不要局限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要和别人合作,要虚心地去跟别人学习。一定要海纳百川;如果海纳不了百川,至少做到大海入流,也应该会有一些九河下梢,一些小支流;三是心态平和。青年容易怨气太重,努力太少;说的太多,实干太少。不要把别人的成功随便归结于人际关系,归结于利益输送。学会付出,要学会和别人合作,要学会向成功的有经验的人虚心学习。”至于学生们,张老师提出了“身份认同”的观点,意思是要认清自己的身份,弄清楚自己的首要任务。“你是学生,那主要的任务和大量的时间,就应该集中在学习上。学习的途径有很多,上课跟老师学习,打开书向课本学习,会议上向专家学习,网上向写者学习;这个时代学习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每个人的学习方式并不一样;我自己擅长去看一些纸质的东西,像书籍、报纸之类的。第二就是要舍得投入,一个是时间,一个是精力。这对于学生们来说,可能是最难的。很多人就会觉得外面的诱惑太多,在利益面前,就放弃了学业,而是去兼职、考证。实际上我带过的学生,就业好的并不是考证多的,有的连证都没有,也能找到好工作,这源于他能力的提升。因为他花大量的时间来跟老师来做科研、做项目、读书。第三点,学习钻研也要有方法。方法不得当,就会事倍功半,要尽快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现在的很多学生,就希望速成,但学术没有这样的捷径。一些学生稿子写得很不行,过来交给我审查,希望能省一些事情发表。但我觉得这个文章就跟这个刊物不对,就给学生退回去了,重新写;学生还为难,不理解老师为什么会这么严。这个稿子一次两次轻松应对没关系,当你学生的这个身份过去了,开始面对职业生涯,如果你还这样应对的话,那自身水平根本提高不了多少。我的那些上了班的学生回过头来就会理解老师为什么会对他们那么严。因为我的严格,他们得到了那些能力提升。因为这个能力,而成为他工作提升的一个理由。”

    采访结束的第二天,张贵老师就又要出差去了。他最近在论证项目,大概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去准备那些材料。另外,老师还穿插着教授会计专硕课程,利用空闲时间给学生们上课。连续几个月的高负荷工作,张老师明显有些疲惫,但他仍然亲自过目手头的工作,包括老师带的博士硕士生的论文撰写,他都亲自审阅。为了让老师有时间为第二天的出差做准备,我们在采访结束后就离开了办公室。正值下午西面阳光最好的时刻,金灿灿的阳光洒在张老师的办公桌上,一片光明。